epiccrush
在世界中心呼唤钱。
 

是您啊,是您啊,是您来问我啦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我很差,什么方面都是,虽然我知道我一直都是这样,但是我真的很难过。我似乎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。但是我不想令您担心,虽然可能不和您说话会更让您担心,不过可能您再动动手指就能把我翻过啦,您再睡一觉就会把糟心的我忘记啦。

我惜命吗,我不惜命的,我只是怕痛怕难受。我像咬错勾的鱼,没有被鱼钩的尖尖横穿下颚,反而咬上了鱼线,真疼啊,我满嘴是血又得不到解脱。我希望甩钩的人再摇摇钓竿把我撞死在石头上。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了,精神也逐渐支持不住了。十六岁是个很好的年纪,被人捅一刀进一趟医院养一个月还能活泼泼地出来砍人,是很好很好的年纪,咬着牙去人间走一趟,回家以后还...

洛米尔博科夫: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谢谢你们此生相遇。

© epiccrush/Powered by LOFTER